鳳如,我國中同學!

對於鳳如我有很多記憶,國一的時候跟他同班,她優異的成績跟超乎常人的美術功力一下子就被發現,我跟他怎麼成為好朋友的我忘了,只記得我們兩個在那段時間常常膩在一起。

國中的時候我跟他就開始混社團,每次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我跟他就會去美術社教室玩耍,像是有特權一般的不用午休也不用受到糾察隊的管束,我們就會過去那邊吃飯跟打混,中午一起吃同一個便當,時間到了一起回教室,那時候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我的生命會認識了一個很堅毅跟特別的女孩。

升了國二之後她轉到了資優班,我們兩仍然維持這樣的模式沒有被影響,她開始有她的同班同學,我依然跟他吃同一個便當,上同一個社團,甚至,我早上爬不起床去上課,她會專程繞到我家來叫我起床上課了,這樣的模式到了她考上了台北的高中,保送到了高雄師大念美術科系。

他到高雄唸書之後,有次我專程到高雄找她,到了鳳如的住處,她細心的送我一張"悲慘世界"歌劇的CD當我的生日禮物,後來這張CD成為帶領我進入歌劇的一個重要起點,我當天在她那邊睡了一個晚上才離開,那是高雄的夏日,可愛的鳳如將她的電風扇拿去做裝置藝術的作業,所以電風扇可以吹風但是不能轉動,學生沒錢又沒有冷氣,我就在悶熱的高雄過了一個昏熱的夜晚。

後來發現,我很少會去拒絕鳳如的邀請,有次她要做畢業作品問我可不可以陪她去撿廢棄鐵軌的螺絲,當天兩個女生提者兩袋超重的舊螺絲回家,那天還下者雨;事後我去參加了她的畢業展,看到一個超過我高度的大作品放在門口,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藝術所要散發的訊息,我只是不斷的從這龐大的作品裡面找那天我跟他去搬的螺絲有沒有用上去?用在哪裡?

後來鳳如的母親過世了,我去看她及她母親最後一面,沒多久聽到她做了一個藝術是跟他母親有關的作品,再來她說她要去英國,我的生活開始面臨大混亂,我們就失去聯絡了。

雖然失去聯絡但是我卻常常想起她,前陣子帶完三個月的課程,我突然開始去找過去的聯絡本跟畢業冊,想打電話到她家問消息,電話沒人接,之前留的手機電話也換了,最後只找到一個Hotmail的E-mail,心想說試試看吧,就這樣從MSN聯絡上了。

聯絡上的時間正好是他將從英國回台灣,正煩惱該怎樣在沒有雙方家長之下結婚!

後來回國後我約她出來見面,問了她過去這五六年發生的事情以及他的男友,鳳如說David比她年紀小很多,她說了她們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有次她問大衛說:『你知道我幾年次嗎?』,大衛回問她:『妳幾年次?』,鳳如回答之後David說:『喔,我知道了,可是不影響我對妳的感情!』

鳳如一直從事藝術有關的工作,可是在她的外表沒有一般藝術工作者的特別個性,她有現代的創意跟思想也有台灣女人傳統的沉穩、堅毅。

今天終於看到David,參加了鳳如跟David文定,看到她們倆很羞澀的成為焦點,大衛守護在鳳如身邊,在我心裡很感動有終於完成心願的感覺,,接下來她們就要去英國了,說真的不知道甚麼時候還可以再見到鳳如,可是鳳如一定會很幸福的,因為她是值得擁有一段這麼好的感情!

今天認識的攝影朋友,鳳如的文定照片可以去他的相簿裡看: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ssliu&book=158

    全站熱搜

    Ange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