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台北天氣悶熱在沒有冷氣不行
出門五分鐘就開始流汗脫妝
對於討厭黏膩感的我來說真是一個很大的酷刑
上次因為要去台中而在街道邊等車
等了不到十分鐘我已經煩躁不安
 
今天早上仁安去上班之後
我躺在床上繼續睡
平常我可以睡到中午仁安回家叫我起床
早上突然之間睜開眼睛
耶...停電了
怪怪
恩.....繼續睡
過一會兒ˇ
就開始夢到我傳簡訊跟仁安説家裡停電
仁安衝回家幫我處理好了
過一會而之前冷氣殘存的冷意漸漸消失了
我開始意識到熱意開始在我的額頭上散撥邪氣
皺了眉頭...身體開始找尋低溫度的區域
然後..繼續睡
過一會而冷意全部投降並且棄我而去
熱氣驕傲的佔領我然後逼我起床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翻身起床看一下時間
ㄟ....12點了
仁安還沒回家
我打了電話給他跟他說家裡的狀況
他回到家之後看了變電箱
也打了電話給房東
最後發現是樓下的問題
但是樓下鄰居去上班了
所以沒辦法立即處理
然後我才跟他說我早上的狀況
他聽到我可以從早上九點半開始忍耐到12點才起床
忍不住佩服我
我真的太會睡了...............

Ange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