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一個總D完的晚上

我們一群人在OM聊天...戊土巳月跟癸水申月就開始說了快十年情誼的故事

在戊土男生很小的時候有養一堆烏龜

他有一天很好奇的想烏龜..烏龜...烏龜殼到底有多硬呢

他就咚...咚...咚....地爬到他家五樓頂把他的巴西小烏龜從五樓往下一丟

再咚...咚...咚....地衝到一樓...結果看到一個伯伯手脫臼(被烏龜打到...)...再往地上一看發現烏龜殼裂了...戊土男覺得烏龜好可憐喔...拿起烏龜咚...咚...咚....地衝去獸醫院...哭笑不得的醫生說...他也沒有醫過烏龜...所以頂多是把碎片拿掉...塗上紅藥水

然後戊土男就帶者沒有殼的烏龜回家了(聽說失去殼的烏龜是白白的像是男生的睪丸)

他覺得烏龜沒有殼太可憐了...所以拿了他家的肥皂盒鑽了四個洞綁在烏龜身上...把他放在水裡...但是因為肥皂盒裡有空氣...所以烏龜怎樣爬都沒辦法沉下去...他又覺得烏龜太可憐了(到底是誰讓烏龜可憐的啊)...他就把肥早盒拿掉...烏龜就沉下去了...可是怎樣都浮不起來....最可憐的是...他一放這隻可憐的烏龜下去的時候...所有的同伴看到他都逃開了....這隻烏龜就這樣活了他的一生

聽到這裡...我已經笑到整個人趴在仁安身上了

聽說這戊土男孩曾經為了想知道兔子會不會叫...他還咬了兔子的耳朵....他還養過貓頭鷹...半夜一直嗚....嗚.....的叫

還好我跟仁安對於養寵物的興趣都不高....真是罪過啊

Ange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