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027.jpg

與神對話這本書說:「來這世上不是來學習功課的,是為了憶起,並且重新創造你是誰.」這次安胎,便盆讓我重新體驗被貢獻與放下.

第一次安胎住院,我躺在床上等老公領住院物資,最大物資物就是便盆了,白色的便盆讓我產生非常大的抗拒,我心裡第一個想法是:"天啊,我的排泄物要給人家看?好噁心!",可是我不能下床更不可能去廁所,這時候腦袋開始從怪點子出發,請老公去問護士:『可不可以用成人尿布?』,『不行,擔心會有尿布疹』;我不死心的繼續:『那可以裝導尿管嗎?』,『不行,擔心會尿道感染,一旦尿道感染擔心會引起宮縮』,好吧,我投降,這時我開始羨慕新聞上那位不吃不喝的印度修行者了.

我終究不是修行者也沒什麼特異功能,身體正常運轉加上手上有葡萄糖跟安胎藥兩管點滴同時進行催化,更容易想上廁所了;終於來了第一次接觸,老公幫我將便盆放在我的腰際,我抬高腰將便盆放在正確的位置,躺者蓋者棉被等...等...等...,明明有尿意卻尿不出來,躺者尿感覺像是小時候尿床,因為尿床會被罵自然有了制約在床上也尿不出來,等了一段時間終於有感覺了,這時候我大叫:『啊~尿尿快流到腰了啦!』,老公趕快拿了一大把衛生紙伸到棉被下抵住我的腰防止慘劇,好不容易搞定上廁所這種"小事",唉~我卻非常沮喪,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能,連上廁所都不能自理還要麻煩身邊的人,更何況我一直覺得我身體好好沒有問題完全不能接受安胎必須在床上上廁所這件事情,我開始對自己生氣,轉過身開始掉眼淚,老公安慰我,我才慢慢釋懷,第一階段終於闖關結束.

接受了老公幫我處理大小便之後,很快地要面對的是老公上班不在我身邊的時候該怎辦?老公說他問過了在產房安胎時護士可以幫忙,好吧,即使是可以請護士幫忙但是人家沒這個義務要幫我,我開始產生新的抗拒,這時候的點子是趁老公上班前趕快處理完所有上廁所的問題,然後催眠自己睡覺就不需要請別人幫忙,老公還是叮嚀我緊急鈕夾在床頭邊才出門;睡是睡著了,身體也沒閒者該運作的器官都正常活動者,水沒甚麼喝但是點滴還是很認真的往我身上跑,胎兒壓迫膀胱以致膀胱能存放的空間變小,喔~不妙,我要上廁所!

左翻右躺膀胱仍然發出緊急訊號,趕快搖起床頭塞便盆到棉被裡,好了!那接下來呢?叫還是不叫?在床上看者便盆呆坐,總不能一直坐吧,心一狠牙一咬,按吧!尖銳的緊急聲從護理站傳過來,護士掀開門簾問:『怎麼了?』,我不好意思的指者便盆說:『可以請你幫我倒掉嗎?』,護士說好不過他要先消除緊急聲,這時候發現緊急鈕出了問題聲音消除不了,護士跑回護理站又跑回來再跑去護理站才消除緊急聲,我深感抱歉地看者乾淨潔白的便盆重新放回我的床尾後躺下,強烈的憤怒、羞愧感跟無奈感又再次湧上來,晚上,老公下班過來我又哭給老公看,老公又再度安撫我,第二階段才勉強過關.

經過了幾次經驗之後,開始開口請護士或實習生幫忙,不然就先將便盆放在床邊桌上等護士過來再處理,開始習慣在床上大小便,去感覺身體的變化,上完廁所會看一下排泄物的變化,記錄每天上廁所的數量,從我的感覺擴大到去看事情的目的性,乖乖安胎乖乖地躺,不斷的跟自己說一定要安到36週,形象就只能先放下!

世上總是會有些事情讓我看到「原來我是可以...」,老公有時候會開玩笑地說這是形象女的終極考驗,唉~我也不知道居然是藉由一個便盆去察覺到,不過,這便盆設計也真的很好,除了非常耐重之外,容量大並且側邊防漏,重點是不沾黏;出院時護士還叮嚀:『生產時要帶回來!』,意思就是還有一陣時間要跟便盆親密呢!

Ange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